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河南省方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方博民初字第222号

原告卢松坡,男,1958年9月18日生。

委托代理人田金洲,方城县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宋文绪,河南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海俊,男,1961年12月6日生。

被告刘端,男,1969年6月26日生。

被告高秀林,男,1972年9月18日生。

被告苏同聚,男,1956年12月5日生。

上列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平,河南赫奕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梁德安,男,1968年12月18日生。

被告郭恩远,男,1974年7月25日生。

被告武小红,女,1970年6月22日生。

被告史春秋,男,2004年5月28日生。

被告史春辉,女,2007年生。

法定代理人武小红(系史春秋、史春辉之母)。

上列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贾玉江,方城县148法律服务所律师。

原告卢松坡与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梁德安、郭恩远、武小红、史春秋、史春辉提供劳务受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田金洲、宋文绪,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平,被告梁德安、郭恩远、武小红及史春秋、史春辉的法定代理人武小红、委托代理人贾玉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年1月17日上午大约11点钟左右,原告受雇于被告何海俊、苏同聚、高秀林、刘端在博望镇博南头七被告共同开发的建筑工地二楼平台上扒、搭架子时,从楼望街上摔下来,当时被一起干活的工友们发现后,即被送到博望镇卫生院予以抢救,因伤情严重,又即被送往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之后又因原告所伤部位手术难度大,又将原告送至河南省人民医院予以手术治疗。经省、市两级医院医生检查鉴定:“1、颈椎骨折,脊髓损伤并截瘫;2、右侧股骨骨折,左侧髌骨骨折”。原告摔伤的直接原告是因七被告选用无建筑资质的四被告何海俊、苏同聚、高秀林、刘端承揽此建筑工程,且未提供和设置安全防护网等安全保护措施,未尽到对雇员的安全保障义务所致。原告住院以后,被告何海俊积极配合,并已拿医疗费8.4万元,但截止目前,原告已花去医疗费40多万元,原告方自己已垫支医疗费30多万元,并且所有亲朋好友能借的钱,都已借过来了,原告的病情处于危险之中,仍在继续住院治疗,原告家庭的经济能力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实在无经济能力继续治病。为此,原告实处无奈,方具文起诉,请求贵院依法判令七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期间生活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40万元。并负连带赔偿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七被告承担。

原告为了支持其诉讼请求、事实及理由的成立,原告向法庭递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2、冯金芳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3、博望镇李庄村委证明一份。

4、何海俊支付医疗费收据2份。

5、何海俊证明一份。

6、对房德亮、卢松山两人的调查笔录两份,共计6页。

7、照片4张。

8、南阳市中心医院诊断证明2份。

9、南阳市中心医院入院证明、出院证明3份。

10、河南省人民医院病历简介1份。

11、河南省人民医院诊断证明1份。

12、河南省人民医院出院证明1份。

13、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病历、手术记录及检查报告单共计157页。

14、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病历、手术记录及检查报告单共计219页。

15、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发票2张。

16、汇总一日清单4页。

17、在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期间抢救、手术用外购用药证明3份及外购医药票据316张。

18、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医疗费发票2张。

19、汇总一日清单6页。

20、在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期间抢救及手术用药证明一份及外购医药票据3张。

21、出院后继续用药处方医疗发票共计33张(附件:处方及电脑发票19份)。

22、住宿发票1张。

23、交通费发票134张。

24、在南阳市中心医院及在省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及在重症监护室所用尿垫、卫生纸等各种杂项开支票据共计134张(共计33页)。

25、南阳裕通司鉴字(2014)临鉴字第166号伤残鉴定意见书一份。

26、南阳裕通护理依赖程度鉴定书意见书1份。

27、南阳裕通后续治疗鉴定意见书1份。

28、德林司法鉴定中心(2014)肢鉴字第103号鉴定意见书1份。

29、伤残程度等鉴定费发票2张。

30、赔偿项目计算清单1份,共计4页。

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辩称,原告起诉与四被告无关,原告的主张不能成立,被告不应承担共同责任,原告的损害后果不是在工作中造成损害而是在工作外造成损害,所以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高秀林辩称:活是属于清工,是属于何海俊承包的清工。我们四人包工包料承包建房的活,清工是何海俊找人干的,请求依法公断。

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为支持其抗辩理由的成立,向法庭提交以下证据材料:证人张中科、张玉瑞、何晓、徐国海当庭作证的证言。

被告梁德安、郭恩远、武小红、史春秋、史春辉辩称,五被告人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本案是提供劳务责任赔偿及雇主赔偿,本案五被告非原告的雇主与原告不存在雇佣关系,当然依照法律规定对本次事故没有任何关系。本次建筑活动系前四被告人包工包料的独立行为,刚才四被告对此次事故已经说明了及这次建设行为追加的被告梁德安、郭恩远没有任何关系,建设中的利润和投资都是这四人分配。根据风险和利润的原则,如果原告是在雇佣中造成损害也只能有雇主承担责任而非本案五被告人。把五被告人列入被告,而五被告人与前四被告人之间并不存在发包和分包的关系,发包人把工程建设分给承包人,发包人支付价款。本次建设合同有前四被告承包,五被告也非在本次建设中取得利润,所以五被告人不是发包人,所以也不是过错的人,也就是说四被告建设是四被告决定的人,所以不是被告选用的人。根据上述三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答辩人不是雇主也不是发包人,所以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由此证明对五被告提起的诉讼无任何关系,请求驳回。

被告梁德安、郭恩远、武小红、史春秋、史春辉未向法庭提交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被告何海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梁德安、史占德、郭恩远七人共同经营的位于方城县博望镇许庄村大柳树底西南岗的房地产项目,约定共同开发共同受益。由被告何海俊、刘端、苏同聚、高秀林四人以每平方米建筑成本价540元的价格承包开发房屋的建筑工程,其中何海俊、刘端、苏同聚、高秀林四人负责工程的建筑材料的包料工作,由何海俊一人包工,以每平方米人工建筑成本170元的清工价格由何海俊一人承包,除去每平方170元的人工建筑成本,剩余的370元扣除建筑材料成本价后利润由何海俊、刘端、苏同聚、高秀林四人平分,另外除去540元建筑成本价之外的房地产开发利润由被告何海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史占德、郭恩远七人平分。原告卢松坡在被告何海俊承包的建筑粉刷工程中干活,由何海俊支付工资。2014年1月17日上午约11点左右,原告在施工的东楼第三套二楼平台上干活时摔在一楼地上受伤。原告受伤后被送往博望卫生院治疗,后当天又送到南阳市中心医院治疗,于2014年2月26日出院,出院诊断为:1、坠落致多发伤,颈椎骨折,颈髓损伤致高位截瘫,前路颈4椎体次全切植骨融合内固定。右侧股骨干骨折切复内固定术后。左侧髌骨骨折。左侧腓骨骨折。肺部感染。气管切开术后,心肺复苏术后,花医疗费110716.83元。期间,南阳市中心医院出具证明,原告住院期间因患者病情需要而我院无此药,需外购人血白蛋白针10g/瓶,共计20瓶,价值10800元,“康劲”价值1420元,共计12220元。2014年2月27日转入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于2014年3月22日出院,花医疗费208881.45元。2014年3月20日,河南省人民医院出具诊断证明书,患者颈髓损并高位截瘫,需使用神经节苷脂治疗,医院无此药,其家属同意外购此药治疗,外购药共计9450元。2014年3月22日,原告又转入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于2014年8月5日出院,花医疗费155787.85元。期间,2014年8月5日,南阳市中心医院神经康复科出具证明,因病情需要,家属在院外购药物白蛋白针15支,神经节苷脂注射液100mg40支,鼠神经生长因子20mg60支,亚胺培南西司他丁注射液19支,生脉饮42盒,花医疗费42259.5。原告出院后先后在南阳医专三附院开处方治疗花去医疗费3300元,原告共住院200天,原告住院期间医疗费共计475386元,住院期间外购药63929.5元,出院外购购药3300元,共计医疗费542615.5元。2014年9月30日,南阳裕通司鉴所(2014)临咨字168号咨询意见书,咨询意见为原告后续治疗费约需人民币14000元。2014年9月30日,南阳裕通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166号、16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卢松坡伤残等级为一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为完全护理依赖。支出鉴定费2100元,交通费200元。2014年11月11日,江西德林司法鉴定中心(2014)肢鉴字第103号辅助器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根据对患者的鉴定,患者应选配“RGO”支具,便于患者站立,价格为人民币26800元,配用“气垫床”一个,价格为2300元,更换周期为4年更换1次。配置“RGO”支具的价格费用按照总费用的20%计算,气垫床不含维修费。配置器具年龄期限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公布的人均寿命74.83周岁计算,被鉴定人配置以上器具次数为5次,原告支出鉴定费900元。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对原告的伤残鉴定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后又撤回重新鉴定申请。原告受伤后,被告何海俊已支付原告医疗费84000元。原告诉至本院,请求依法判令七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期间生活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40万元。并负连带赔偿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七被告承担。审理中,被告史占德死亡,原告申请追加史占德的继承人武小红、史春秋、史春辉为被告,本院依法通知三被告参加诉讼。审理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将诉讼请求变更为1063995.02元。

本院认为:被告何海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梁德安、史占德、郭恩远将其合作开发的房地产建房工程承包给无资质的何海俊、刘端、苏同聚、高秀林四人建筑施工,何海俊、刘端、苏同聚、高秀林4人又将该建筑工程的清工(人工建筑成本)发包给无资质的何海俊个人承包,原告在给何海俊承包的清工工程中干活时受伤,原告与何海俊之间形成了直接的雇佣关系,何海俊与刘端、苏同聚、高秀林四人之间形成了承揽合同关系,而何海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梁德安、史占德、郭恩远七人与何海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四人也形成了分包合同关系。被告何海俊作为原告的直接雇主,未提供一定的安全防护设备,未尽到一定的监督管理责任,故应对原告的损伤承担25%的赔偿责任。被告何海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梁德安、史占德、郭恩远七人将房地产开发的建房工程承包给无相应建房资质的四人施工,系选任不当,故应对原告的各项损失承担21%的赔偿责任,每人承担3%。被告何海俊、刘端、苏同聚、高秀林将建房工程的部分工程转包无相应建房资质的何海俊施工,系选任不当,且四人未尽到一定的监督管理责任,故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24%的赔偿责任,每人承担6%的赔偿份额。原告卢松坡在干活时未采取一定的安全防护措施,未尽到一定的安全注意义务,应对自身的损害赔偿承担30%的责任。故梁德安、史占德、郭恩远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的赔偿责任。因史占德死亡,该债务系史占德用于开发房地产产生的债务,应由家庭共同成员的妻子武小红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被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应分别赔偿原告各项损失的9%,被告何海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的25%+9%=34%的赔偿责任。原告卢松坡在干活时未采取一定的安全防护措施,未尽到一定的安全注意义务,应对其自身的损害承担30%的赔偿责任。原告受伤后,被送往博望卫生院、南阳市中心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住院200天,花医疗费542615.5元,有住院证、出院证、诊断证明、病历资料及医疗费票据、外购药证明相印证,本院予以支持。后续治疗费14000元有鉴定咨询意见为参照,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误工费住院期间200天,每天50元,200天×50元/天共计10000元。出院后至定残日的前一天共计54天,每天50元,计2700元。误工费计12700元。护理费住院期间每天2人,共计200天×2人×50元=20000元。原告的伤情为完全护理依赖,原告请求出院后护理每天50元。共计365天×50元×5年=91250元。伤残辅助器具费暂按8年计算为(26800元+2300元)×2=58200元。26800元×20%×2=10720元,总计68920元。原告请求伙食补助费应按每天20元计算为200天×20元/天=4000元。营养费每天计算为200天×20元/天=4000元。残疾赔偿金应按原告请求的2014年度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8475.34元的标准计算为8475.34×20年×100%=169506.8元。原告被扶养人母亲冯金芳,发生事故时79岁,有7个子女,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为5627.73元×5×10%÷7人=4019.81元,依法计入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请求80000元,酌情支持30000元,鉴定费用3200元应予支持。交通费请求9871元,本院酌定支持8000元,住宿费1600元,酌情支持1200元。原告请求其他杂项开支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以上总计973412.11元。被告梁德安、武小红、郭恩远每人分别赔偿原告各项损失的3%为29202.3元。被告苏同聚、刘端、高秀林应分别赔偿原告各项损失的9%为87607.1元。被告何海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4%为330960.1元,扣除何海俊已支付的84000元,剩余246960.1元,七被告在各自的赔偿限额内及各自应负连带赔偿责任内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辩称原告起诉与被告无关,四被告不应承担共同责任,原告不是在工作中造成的损害的抗辩意见未提供足够的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梁德安、郭恩远、武小红、史春秋、史春辉不是原告的雇主,没有雇佣关系的抗辩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信。但其抗辩其不是雇主,也不是发包人,不应承担责任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梁德安、武小红、郭恩远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各自分别赔偿原告卢松坡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交通费、残疾器具辅助费等29202.3元,被告梁德安、武小红、郭恩远与被告何海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7人对各自应承担的3%的赔偿责任即29202.3元互负连带清偿责任。

二、被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各自分别赔偿原告卢松坡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交通费、残疾器具辅助费的9%共计87607.1元,被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与何海俊4人对各自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9%即87607.1元互负连带清偿责任。

三、被告何海俊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卢松坡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246960.1元,并对被告梁德安、武小红、郭恩远应分别赔偿的29202.3元互负连带清偿责任,对刘端、高秀林、苏同聚应赔偿的87607.1元互负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卢松坡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376元,原告负担5167元,被告梁德安、武小红、郭恩远各负担395元,被告刘端、高秀林、苏同聚应各负担1184元,被告何海俊应负担447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于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曹天祥

审 判 员  张 红

人民陪审员  李新勇

二〇一五年八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邓富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方城县人民法院